怿棠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谢谢太太的礼物
希望太太以后一切都顺利 .@池中鲤鱼

欧皇本皇.

好像稍微会一点衣服了?.

最近的瞎画 进步了一些?.

就只希望他们好好的 请生活好好对待他们.

性感鲈鱼生日快乐 这是喜欢你的第二年
时间还很短 但我知道我还能继续喜欢你很久很久.

天啊… 为太太爆灯打call 太可爱了:D!.

只是这样 [小番外] [双性转注意]

•段宜霖&王嘉熹
•两个人毕业以后

门外传来有些凌乱的高跟鞋碰地的声音
在厨房里忙碌的人刚把菜做好就匆匆跑到门廊迎接她
钥匙打开门后 屋里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重重抱住
“Mary 我想你了…”夹着鼻音 拖音很长 话语间没有什么力度 轻飘飘的
她的小太阳是累了 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明明已入秋 好像还是出了些汗 身上热热的
“乖 先把鞋脱了”段宜霖轻声慢语地哄着
等她把高跟鞋甩下 段宜霖一手搂着腰一手托起臀就抱起来 放到沙发里
一看才觉得不对劲 王嘉熹苍白着脸但又有点不正常的红晕 攒着原本漂亮的眉
“难受…”很哑的声音
段宜霖暗想“糟了” 立马用额头去试王嘉熹体温 果然烫得很 急忙跑去储物室里拿了温度计给量体温
还好只是低烧 赶忙拿了退烧药感冒药等等等等大包小包
让她就着热水把药喝下去 段宜霖才松口气 给王嘉熹拿了厚的家居服和拖鞋让她换上
看到她脚边被鞋蹭出的皮和渗出的血丝 又去拿了创口贴 给她贴上
看王嘉熹虚弱又狼狈的模样 别提多心疼了
段宜霖忙完倒是出了身汗 坐在沙发上把王嘉熹圈住 捂着她冰凉的双手
一开始还被推开了 怕传染给她 后来实在没力气也忸不过段宜霖 王嘉熹也就随她去了
'因为真的很暖和…'
“嘉嘉 有没有胃口啊?想吃点什么?”
“不知道…”
“啊对今天刚好煨了米汤 喝一点吧?”
“嗯”和哄小孩儿似的
发烧的时候就格外安静了 乖乖的躺在沙发上端着有点烫的米汤小口小口地喝着
“明天请假吧”这次没有再问 是个陈述句
王嘉熹想了一下 大概是没有什么落下的工作 就点了点头
“Mary 你去客房睡吧”但是
“不要 我身体可好了 不会传染的”
……
是到了晚上 月光投进窗里 段宜霖迎着月光看王嘉熹
“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现在又没办法在你身边”
“不会再让你担心啦…”
“在公司一定好好休息好吗 实在太累就辞职吧 我照顾你就好我养着你就好”
“但是 两个人一起生活就忍不住想撒娇发懒 目前还是想一个人再拼一拼* 我保证好好照顾自己 你就放心”

“嗯… 下次再生病的话就给你辞职了把你绑回家”段宜霖轻轻的在王嘉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好的好的”

“睡吧 嘉”
“嗯 晚安”

[宜嘉Markson] 初雪

•一发完 宜嘉的一天


冬天
本不是很暖和的北方 纷纷扬扬下起雪来 今天是特别的 初雪的日子
正好是周末 但因为段宜恩接手了新案子正准备相关材料 已经到了夜里 王嘉尔也是一个人窝在家中的沙发里盯着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对着键盘敲敲打打 虽然在家里 但却穿着一身便装
王嘉尔坐倦了 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
透过落地窗能将外面的雪花看得清晰 街道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都下起雪了 街上好热闹'
桌子摆着两张电影票 是最近上映的温情电影 段宜恩好像挺感兴趣
'能在开场之前回来么? 早知道直接送给餐馆里帮忙的那位刚恋爱的女孩子就好了 今天票可不太好抢啊'

王嘉尔经营着一家餐馆 每天会选择早晨或深夜其中任一一个时段卖一些简单的小食 而中午和晚上则做些私房菜 每个时段最多七桌 都是王嘉尔掌勺 因为厨艺高超而俘获了一大批食客的心
而段宜恩则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 每一次的辩护费和代理费都高到惊人 但工作态度也认真严谨到了极致 庭辩风格干净利落 思绪缜密

两人在一起有很久了 也不是天天黏在一起的时候了 但王嘉尔还是期待着今天和段宜恩的约会
'虽然没特别说 但是他知道的吧 今天是初雪' 是初见时候的天气啊
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Marky 回来啦”王嘉尔跑到门口迎接来人“我们…”
一小点的埋怨和约会的邀请在看到刚到家的人眼底的疲惫后被一并吞下了肚 王嘉尔悄悄把刚刚拿起的票塞到风衣的口袋
“吃饭了吗?没吃我做给……你?”转移着话题 却在下一秒被段宜恩抱住 手在王嘉尔的风衣口袋里摸索 然后拿出了那两张票
“我不累的 和我出去约会吧 嘎嘎”温热的气息在耳边呼出 王嘉熹听见段宜恩这么说“对不起 这个案子有些麻烦 回晚了 但是今天是初雪啊”
来到北京这么些年 段宜恩的台湾腔早就被磨成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只有叫王嘉尔的时候 还会叫“嘎嘎” 王嘉尔一直喜欢他的叫法 有种家的感觉
“哪有什么对不起的”小心思被段宜恩看穿 王嘉尔也不矫情“那饭就看完电影回家吃”
“好好 都听你的”
“你得换一身暖和衣服 鼻子都冻红了”

拿出一条毛巾“头发都湿了 快擦擦”

等到段宜恩换好衣服后 给他围了条围巾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到了电影院还有半小时才开始放映 两个人去一层的饮品店买了饮料 又买了桶芝士味的米花球
段宜恩脸小 蓬松的头发和厚厚的围巾裹的都要看不见脸了 王嘉尔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发 两人对视着笑了
终于进了场 王嘉尔之前订到了好位置 最后一排的正中 小孩儿挺高兴 抱着他热乎乎的芝士奶盖小口小口嘬着
电影正播着 王嘉尔轻轻戳了戳段宜恩 两个人的手在米花桶下面十指交握
'这么多年了怎么就这点出息'王嘉尔暗骂自己已经红通了的脸
“嘎嘎 手太冷了 要多吃点”段宜恩凑过来说
王嘉尔贫血 一年四季手都冰凉
“我知道的 不是比之前好很多么”两个人说着贴近的悄悄话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 这么像小太阳的人手怎么这么冷”段宜恩的手很暖 捂着王嘉尔的手

“因为会遇见你”

后来回到家之后
段宜恩过去搂住正在做菜的王嘉尔
听着对方抱怨“正做饭呢干嘛呢 不想吃饭啦?”
慢慢开口:“谢谢你 一直以来”
王嘉尔拿调味料的手顿了下 转过头说:“也谢谢你 一直以来”

两人交换了一个轻吻

很多年前 初雪的夜里
刚刚因为庭辩失败被上司骂了一通的段宜恩淋着雪跑进众街道里不起眼的一家挂着木质牌匾的餐馆
'那种人怎么可能让人帮他做辩护啊 那种社会的残渣'刚入职的段律师今天心情差极了
匆匆扫了一眼菜单
“一碗排骨汤和一碗米饭”
“请稍等”开口的是人有一副好听的烟嗓 不过被饥饿和寒冷制服的段宜恩并没有在意这些事

“客人拿着毛巾去擦擦吧 头发都湿透了”

“真不好意思麻烦了”

“没关系的”

很快上来了一大碗装的满满的山药排骨汤 一碟散着热气的炒肉 和一碗米饭
老板拥有双明亮的眼睛 但感觉少了些神采 笑着对他说:“你给今天开张了 炒菜是送的”
“啊 那真是谢谢了”
迫不及待地开始吃饭 饥饿的胃渐渐感到满足 寒冷也被驱走了
“真的很好吃 谢谢你”把所有的菜饭一扫而光的段宜恩对店主说
“谢谢你这么说啊 这里刚起步 都没人来吃”小老板脸上飘起笑容 眼睛也有了精神 但又小叹了口气“北京竞争太大啦…”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 关于工作 也关于模糊的未来
正准备付钱的时候 尴尬的事发生了“怎么办我忘带钱包 手机也忘在办公室了 你能不能等一下我跑回去拿”段宜恩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尤其是这个送了自己一盘菜的可爱的餐馆小老板
“这么冷的天 不用啦 就当是我请客的就好 反正也没有多少钱 我刚好也要吃饭了 刚刚给你的菜都是从我晚饭里分的”王嘉尔脸不红心不跳撒着谎“不然我们交个朋友吧 以后你就请我吃饭就好啦”
小老板伸出手:“王嘉尔 你也可以叫我嘉嘉 这家店的老板”
这下段宜恩也不好拒绝了:“好吧 那我下次也请你吃饭 我是段宜恩 一个小律师”
两个人的手相握
'他的手真凉'
'他的手好暖和'

END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D

其实 No more 只是想让大家完整的爱他们七个人
以前的节目里读评论刷Markson的时候
他也说过请爱我们七个人 这样的话啊

你们能一直一起走下去
多大的风浪我都能闯 再尖的玻璃渣也生吞
我相信 因为你说过Markson is real
我想它大概是一句承诺 让我们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