怿棠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宜嘉Markson] 只是这样 4 [双性转注意⚠️]

•依旧是宜嘉双性转
•很漫长的一篇(主要我太懒
•段宜霖&王嘉熹


昨天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在身旁人发出的浅淡的香味里醒来
早晨六点 窗外刚日出 一切温暖而明亮
落地窗框出广阔的天空 云南的天色是和沿海不一样的 非常美的天蓝色 空中几乎没有云 似是个出游的好天气
“Mury 起床了…”轻轻拍了下正熟睡的段宜霖 声音也放软 细细柔柔的“差不多要出去吃早餐了…”
“…嗯… 嘎嘎…”段宜霖醒过来 意识有些模糊 嘉嘉变成嘎嘎 带着王嘉熹家那边的味道
段宜霖一把搂住王嘉熹的腰 往自己怀里拖“再多睡五分钟”像是上课日里赖床不起的小孩
“…好”大概是清晨第一撩 肌肤隔着轻薄的睡裙相贴 可以感受到身后的人的呼吸和心跳声 王嘉熹整个人彻底清醒了
用了会手机 看了看段宜霖熟睡的样子没忍心叫 在挣扎中过了二十分钟 终于是下定决心叫她起来 手还没碰到呢
段宜霖突然笑起来“嘎嘎 我醒着”

早餐在旅店吃的 热情的年迈的老板娘拉着两个小姑娘在店里吃饭 做的小锅米线 有些烫口 因为腌菜和番茄丁 是酸辣的味道 还有些卤菜 也做的很好 三个人聊着天也就吃完了早餐
询问了老板娘公交的线路和需要注意的事之后 算是踏上了今日的旅程
西山下是滇池 可以看到零星的鸥 水波荡到岸边 有一丝不大好闻的气味
“我们那时候滇池可不这样呢 夏天也不热 风和湖波一样清清凉凉 都很漂亮”老板娘说起滇池
从滇池坐缆车到达西山 一路上风景不错 在滇池上方的时候可以看到几只飞着的鸥鹭 还可以看到滇池的样貌 滇池远看的时候真是不错的
但到达西山脚下的时候 有些恐高的王嘉熹就没有多余的精力欣赏风景了 一路上紧紧攥着段宜霖的手臂 尤其当运行到支撑柱时 缆车会抖动一下 吓得王嘉尔开始“Mury啊 段段啊 我宜…”叫个人千百种花样还有点颤音 段宜霖要被笑呛了
总算是到了西山上 王嘉熹腿软了 段宜恩多了个红色手掌纹身

山上的风很足 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 空气也清新 看了下线路 景区里有一些庙宇 段宜霖对那不太感兴趣 但王嘉熹是个有些相信神鬼的人
她说:“段段 我们还是去一趟吧”两天相处下来 段宜霖发现王嘉尔撒娇的时候就喜欢叫她段段 音也不大准 像是“团” 有点可爱
“但是有一个索道只有铁栏护着 敢坐吗?”
“…能不能不坐…”
“那就爬山吧”说到行动力 段宜霖可以说是很棒了 即说即做丝毫不拖拉
不包括在之后的慢慢长长岁月里她躺在王嘉熹膝头晒太阳的时光 那时候就常把和朋友们约好的午后活动拖过个把小时了

早晨阳光正正好 暖和的不行 两个人一人手拿着一支煮熟的苞米棒 边啃着边爬山去了 苞米还是香糯的 又清甜
一路上有很多零星的小庙 王嘉熹一座都不愿拉下 安安静静的走进去 虔诚地许愿 在缕缕香火中拜佛 又磕头
有三个愿 第一许给家人 第二许给对自己有恩的人
第三愿 希望身边那个姑娘和自己一切都好
每次求佛时段宜霖总站在旁边 静静看着王嘉熹 她不知道佛的规矩 也不敢贸然打扰
安安静静的王嘉熹是不一样的 有种温柔的距离的美 段宜霖只能观望
所以段宜霖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她
'太远了'

大庙人气足些 段宜霖才和王嘉熹小聊了一会 因为正殿人多 段宜霖就近走了走 看到一个老僧正朝她走来 带着很和蔼的笑容 站定在段宜霖面前 开口“施主不要担心 会越来越靠近的 正如她所愿 未来一切都很好”说完就走开了“施主保重”
一开始段宜霖有些迷惑 过会才反应过来 立即去正殿往功德箱里放了些纸币
'心诚则灵'即使段宜霖也听说过这样的话
刚刚拜完的王嘉熹看着段宜霖有点懵
'不是不信的?'

山还是高的 即使坐了缆车到半山上 但走到山峰两个人还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风景真好…”从这里看得到昆明市临湖地区的全貌 滇池被各种各样的楼房环抱 阳光洒在湖面 波光粼粼


TBC
这是修改过的第四篇
谢谢各位仙女的推荐、粉丝.评论和心

最近有点忙 周末就会更新啦.

全团全部圈了一遍来刷cp这种事情是应该的?
我嘎这次真的做得对 别以为cp火就可以上天了
虽然我也是宜嘉 但是这次不愧是太过分了
以前读粉丝评论读到Ms forever的时候嘎嘎也说过
“请爱我们全部人”类似的话
真正爱就不要把他爱的人和他分离
别丧啦 这是团魂啊
只要他们还在彼此身边 不管发生了什么 我也还会跟着他们一起走 还是会喜欢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气氛.

[宜嘉Markson]拥抱你

乱七八糟的一篇 就当是520的贺文了吧 希望你们能看得开心


王嘉尔是个坚强的人
曾经一个人漂洋过海 来到离家很远的地方

遇到很多陌生人 后来都变成了熟人

在那个地方 第一天遇到了穿着黑色衣服 清瘦的人 他对王嘉尔来说是很特别的
“Marky”
“嘎嘎”他用王嘉尔的家乡话叫他 起初觉得有家的味道 后来 大概他也是家了
遇到很多困难 后来都成了路程上一股顺风
“嘎嘎 JJP出道了 以后怎么办呢”
“Marky 认真去做总会好的”
……
“Jackson 决定出道了啊! 我们一起!”那是刚被公司通知到的段宜恩抱住王嘉尔
“说过的吧 总会好的”他笑

他很坚强 但不是不会难过

刚从美国回来的段宜恩一踏进凌晨的宿舍就看到下床的被子缝隙里透出点点光亮 又在他故意的脚步声后突然不见了
走过去掀开他的被子 肯定又在翻恶评了
拿过装睡的人手边的手机 放在很远的地方
“干什么啊…”
“你才是干什么 明天还有活动 想在活动上打不起精神打瞌睡么?”段宜恩有些生气 语气不太好
“…”王嘉尔没说话 别过身用被子盖住了头 把自己捂起来了
段宜恩还是气 也没说什么 摆好行李后就直接去洗漱了
等段宜恩洗漱完要进房间时 看到王嘉尔盯着上床的床板 虽然房间里没有灯光和窗户 他的眼睛却亮亮的 段宜恩没由来的心疼
王嘉尔看到他 一下子又钻进被子里了
走过去躺在他的床上 抱住了王嘉尔
他的puppy气还没消呢 挣扎了半天
“干嘛呀…我要睡觉了 快点放手”
“不放不放 嘉嘉 我错了 不该凶你的”段宜恩紧紧抱住王嘉尔的腰身 把头放在他的颈窝里蹭蹭蹭 撒娇一样的
“…你好烦…”天知道王嘉尔最受不了这样
“别再看恶评了 我会心疼的”突然 段宜恩很严肃地说了一句
王嘉尔被说的有点委屈:“我才是难受那一个吧”
“我是因为你因为不值得的人难过才心疼”
用力把王嘉尔的肩扳过来
刚想说什么但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一吻结束 王嘉尔不敢和看着自己的段宜恩对视 谁知道脸真的不会更红呢 把头埋在对方的怀抱之中 闷闷地说:“我放不下的”
“但是现在没这么在意了 不是很难过了”
“而且不是还有你们吗”
“别担心我 都多大的人了”
“快睡觉吧 好晚了 困”
“你也知道啊”听王嘉尔连蹦出一大堆话 段宜恩笑笑 揉了揉人的头发“睡吧 别再想了”
过了很久 怀里的人小小声说了句:“Marky 谢谢你”
“谢什么谢 还不是因为太爱你”
“……我也爱你啦…”

其实两个大男孩挤在一张小床上真是够呛
但是那一天 两人怎么睡下就怎么起来的
段宜恩醒来的时候 王嘉尔正摆弄着他的手
“Marky 要起床了啊 别赖床 准备去活动了”
段宜恩撤开他的手 紧紧抱住王嘉尔 紧紧的 可以感受到彼此胸膛的起伏 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时喷出的热气
又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
“早安 嘎嘎”

END
想让老段代替我们给嘎嘎一个拥抱 那种紧紧的拥抱 告诉他 别难过还有我们
告诉他 他是最好的
庆幸还好在他伤心的时候 身旁最重要的人都还在 都保护他爱他
世界上最阳光的小太阳 不要因为照不到阴影而自责了 我们会心疼的
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

[宜嘉Markson] 初雪

•一发完 宜嘉的一天


冬天
本不是很暖和的北方 纷纷扬扬下起雪来 今天是特别的 初雪的日子
正好是周末 但因为段宜恩接手了新案子正准备相关材料 已经到了夜里 王嘉尔也是一个人窝在家中的沙发里 对着电脑按着键盘
王嘉尔坐倦了 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
透过落地窗能将外面的雪花看得清晰 街道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都下起雪了 街上好热闹'
桌子摆着两张电影票 是最近上映的温情电影 段宜恩好像挺感兴趣
'能在开场之前回来么? 早知道直接送给餐馆里刚恋爱的那个女孩子就好了 今天票可不太好抢啊'

王嘉尔经营着一家餐馆 每天会选择早晨或深夜其中某一个时段卖一些简单的小食 而中午和晚上则做些私房菜 每个时段最多七桌 都是王嘉尔掌勺 因为手艺高超而俘获了一大批食客的心 早些年是美食评论家
而段宜恩则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 每一次的辩护费和代理费都高到惊人 但工作态度也认真严谨到了极致 庭辩风格干净利落 思绪缜密

两人在一起有很久了 也不是天天黏在一起的时候了 但王嘉尔还是期待着今天和段宜恩的小小约会
'虽然没特别说 但是他知道的吧 今天是初雪' 是初见时候的天气啊
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Marky 回来啦”王嘉尔跑到门口迎接来人“我们…”
一小点的埋怨和约会的邀请在看到刚到家的人眼底的疲惫后被一并吞下了肚 王嘉尔悄悄把刚刚拿起的票塞到睡裤的包里
“吃饭了吗?没吃我做给……你”转移着话题 却在下一秒被段宜恩抱住 手在王嘉尔的睡裤口袋里摸索 然后拿出了那两张票
“我不累的 和我出去约会吧 嘎嘎”温热的气息在耳边呼出 王嘉熹听见段宜恩这么说“对不起 这个案子有些麻烦 回晚了 但是今天是初雪啊”
来到北京这么些年 段宜恩的台湾腔早就被磨成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只有叫王嘉尔的时候 还会叫“嘎嘎” 王嘉尔一直喜欢他的叫法 有种家的感觉
“哪有什么对不起的”小心思被段宜恩看穿 王嘉尔也不矫情“那饭就看完电影回家吃”
“好好 都听你的”
“你得换一身暖和衣服 鼻子都冻红了”
自己换好衣服之后 给段宜恩围了条围巾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到了电影院还有半小时才开始放映 两个人去一层的饮品店买了饮料 又买了桶芝士味的米花球
段宜恩脸小 蓬松的头发和厚厚的围巾裹的都要看不见脸了 王嘉尔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发 两人对视着笑了
终于进了场 王嘉尔之前抢到了好位置 最后一排的正中 小孩儿挺高兴 抱着他热乎乎的芝士奶盖小口小口嘬着
电影正播着 王嘉尔轻轻戳了戳段宜恩 两个人的手在米花桶下面十指交握
'这么多年了怎么就这点出息'王嘉尔暗骂自己已经红通了的脸
“嘎嘎 手太冷了 要多吃点”段宜恩凑过来说
王嘉尔贫血 一年四季手都冰凉
“我知道的 不是比之前好很多么”两个人说着贴近的悄悄话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 这么像小太阳的人手怎么这么冷”段宜恩的手很暖 捂着王嘉尔的手

后来回到家之后
段宜恩过去搂住正在做菜的王嘉尔
听着对方抱怨“正做饭呢干嘛呢 不想吃饭啦?”
慢慢开口:“谢谢你 一直以来”
王嘉尔拿调味料的手顿了下 转过头说:“也谢谢你 一直以来”

很多年前 初雪的夜里
刚刚因为庭辩失败被上司骂了一通的段宜恩走进众街道里不起眼的一家挂着木质牌匾的餐馆
'那种人怎么可能让人帮他做辩护啊 那种社会的残渣'刚入职的段律师今天心情差极了
匆匆扫了一眼菜单
“一碗排骨汤和一碗米饭”
“请稍等”开口的是个低沉的烟嗓 不过被饥饿和寒冷制伏的段宜恩并没有在意这些事
很快上来了一大碗装的满满的山药排骨汤 一碟散着热气的炒肉 和一碗米饭
老板拥有双明亮的眼睛 但感觉少了些神采 笑着对他说:“你给今天开张了 炒菜是送的”
“啊 真是谢谢了”
迫不及待地开始吃饭 饥饿的胃渐渐感到满足 寒冷也被驱走了
“真的很好吃 谢谢你”把所有的菜饭一扫而光的段宜恩对店主说
“谢谢你这么说啊 这里刚起步 都没人来吃”小老板脸上飘起笑容 眼睛也有了精神 但又小叹了口气“北京竞争太大啦…”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 关于工作 也关于模糊的未来
正准备付钱的时候 尴尬的事发生了“怎么办我忘带钱包 手机也忘在办公室了 你能不能等一下我跑回去拿”段宜恩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尤其是这个送了自己一盘菜的可爱的餐馆小老板
“这么冷的天 不用啦 就当是我请客的就好 反正也没有多少钱 我刚好也要吃饭了 刚刚给你的菜都是从我晚饭里分的”王嘉尔脸不红心不跳撒着谎“不然我们交个朋友吧 以后你就请我吃饭就好啦”
小老板伸出手:“王嘉尔 你也可以叫我嘉嘉 这家店的老板”
这下段宜恩也不好拒绝了:“好吧 那我下次也请你吃饭 我是段宜恩 一个小律师”
两个人的手相握
'他的手真凉'
'他的手好暖和'

END
希望各位实用愉快:D

[宜嘉Markson] 只是这样 3 [双性转注意]

•宜嘉双性转 注意避雷
•段宜霖&王嘉熹
•感觉自己话好多OTZ 见谅


昆明水果便宜 吃完宵夜两人在水果摊上挑挑选选 说是解解腻 买了些李子 桃和几个不知名的圆锥形的胭脂色的果子 段宜霖觉得它好看 整个果子都均匀的裹着胭脂色 非常圆润的感觉 倒是像个饰品了
后来她们坐在旅店的露台上吃着水果
李子熟透了 咬开一小块果皮 就可以将果肉吮吸入口 味道清甜 果皮微酸
王嘉熹说:“李子是预防阿尔茨海默氏症的 要多吃”
“现在就开始担心老的时候的事情了吗”
“还是说是学医的”
“倒也不是学医的 只是爷爷告诉我这些”
对于关于两人在现实中扮演的角色 都有默契的缄口不言 害怕知道对方其实很遥远 可能仅这一面初见就要结束了
切好的蜜桃摆在塑料袋里 两人拿着竹签插着吃 蜜桃软软糯糯 像蘸了蜜汁似的 有些又不一样 是脆的 带着清爽的味道
夜晚天气有些转凉 感受凉风拂面 喝着服务生端来的苦荞茶 悠悠的吃着水果
“好舒服啊 像在过老年生活”王嘉熹感叹
“不要 我还很年轻”
王嘉熹不搭理段宜霖 向天空望过去
“Mury 你看天上”
沉静的浓黑的夜空 点缀着繁星 有些亮 有些又微小 王嘉熹有散光 总是看不真切 努力眯着眼看着
“真的很好看”段宜霖朝她看过来 笑着说
王嘉熹倒是看清了她的眼睛 像是汪着一汪水 水里落下了整个宇宙 就是那样的感觉 风吹来的时候 水面也泛起了波纹
于是王嘉熹也对着她笑起来 大眼睛里充盈着灵气 眉眼弯弯的 很甜很甜
'大概是吃蜜长大的吧'段宜霖这么想

旅店是一栋单独的楼 房间不算多 但房间都宽敞 占了半层大小 装修各不相同 每个都有个特殊的名字但价格都一样 规矩就是抽签 抽到哪个就入住哪个
当时是这样
“嘉嘉手气怎么样?”
“中奖率十分之一的卡抽了一百次也没中”
段宜霖意会 看来只能靠自己
抽中了一个挺好玩的名字 “海和大理石”
“运气这么好啊 这是视野最好的一个房间了 给你们钥匙”这是老板娘说的话
打开房门就很惊艳了
主色调是蓝色和白色 有个巨大的落地窗 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窗帘是青色的 地板是白色的大理石 较大的木制双人床 上面是绵软白色的床垫 被子和枕头 旁边是木柜子 上面摆着一个玻璃罩的灯 也是木制的灯托 一开灯 发出温和的蓝白光 却能够触及卧室的每一处 像是在平静的海里
靠窗的地方也是木质的一套桌椅 一个玻璃罐里放着菊花茶 清夏日的火
浴室用透明的玻璃与卧室隔开 上面又无规则嵌着几块或浅或深的蓝色玻璃 浴帘是湖蓝色纱制的包着一层有些微微金色的薄纱 有浴缸和立式浴具 老板娘在之前给了两个沐浴球 一蓝一白

王嘉熹冲洗干净后就迫不及待跑进放好水的浴缸里了
“Mury 你喜欢哪个颜色的沐浴球? 我有点选择困难”
“你用白色感觉会好看”所答非所问
“好”于是放进了白色的浴球
有些橘子和柠檬的清爽的味道和淡淡的牛奶味 王嘉熹陷在绵密的泡沫里 衬着她的肌肤更加白皙 温热的水熏的脸颊泛红 本来正坐在木椅上的段宜霖忍不住走过来挑了一下下巴
“是哪家的美人儿啊?”
“你家你家 快去洗澡快去洗澡 不然一会头发干不了会感冒”
段宜霖愣了一下 随即又笑起来“好好好”
“Mury身材真好啊”来自正偷看着段宜霖洗澡的王嘉熹
“嘉嘉的不是更好么”
“我太胖啦…”王嘉熹好像很苦恼这事
“怎么可能 这样才好看啊”段宜霖意有所指
“腿很粗的”其实是很紧实
“没有这回事” 段宜霖顿了顿 “明天想去哪里呢 想吃东西还是去风景区”
“不知道呀”
“那就去西山那边吧 还有民族村”
“嗯嗯”
沐浴完毕 两人坐在木椅上看电视 等头发自然干之后就准备睡了
淡淡的橘子和柠檬的香味笼了两人一头一脸
“今天很开心”
“我也是”
“晚安”
“晚安”
心里都在期待着相伴旅程里的每一天


TBC
自己话好多 吃个水果洗个澡就写了一篇
安慰自己以后大概会好的

其实 No more 只是想让大家完整的爱他们七个人
以前的节目里读评论刷Markson的时候
他也说过请爱我们七个人 这样的话啊

你们能一直一起走下去
多大的风浪我都能闯 再尖的玻璃渣也生吞
我相信 因为你说过Markson is real
我想它大概是一句承诺 让我们安心.

[宜嘉Markson] 只是这样 2 [双性转注意]

•宜嘉双性转 注意避雷
•Muriel&Jennifer(Mury&Jenne)
•段宜霖&王嘉熹(段段&嘉嘉)
(英文不太能行 有什么不妥请告诉我OTZ)
•标点符号很奇怪 大家见谅


“你是一个人旅游?”
“对啊 一起么?”她突然问出一句 话里掺了多少认真 她不知道 只是看着那个明晃晃的笑容 忍不住说出口
'大概会当成玩笑略过吧'
“好”大概只是玩笑 王嘉熹还是认真回答
她愣了一下'连我的名字可都不知道啊'
“我们一见钟情”后来她们说

王嘉熹和段宜霖熟络起来 一向沉默的段宜霖并不反感身旁有些热闹过头的女孩 因为感受不到负担 也不用担心没有话题 王嘉熹就像个讨喜的小孩 只是说着 不会要求过于专注 听着就好 听她有些高扬尾音略沙哑的声音 像根绒草划在心上
'从那时候开始 世界喧闹起来'
“Mury 晚餐去哪啊”边逛着翠湖边问
“有什么想尝尝的么?”
“想去吃菌菇 现在刚好是产菌的时候”
“那就带路吧 嘉嘉”
“嘿嘿”得了便宜一样笑着“走吧 离这里好近”
日落西山天色有些暗了 空气变得凉爽起来 风从湖面刮来 带着些微的水汽

“…为什么这么辣”迫不及待尝了一口炒牛肝菌的王嘉熹“辣椒明明全部挑走了”
王嘉熹是吃不得辣的 一口鼻子上就出了层细细密密的汗 嘴也不断吸气 拿着瓶矿泉水猛灌“其实很好吃的 可惜我不吃辣”
相较来说 段宜霖倒是悠然得很 坐在凳上一边吃着炒菌边帮王嘉熹加了菌菇汤
“嘉嘉 太辣就等菌汤来吧”段宜霖递了张纸巾过去
“Mury 爱你爱你”王嘉熹比了个心
“哇 心动”段宜霖很配合的捂着心口
藤蔓编织的凳子吱呀吱呀响着 王嘉熹捧着一碗热汤慢慢喝着 段宜霖舀一勺甜白酒又吃些小炒 两人习惯都好 吃饭不太说话
“Mury 这么吃伤胃的”给段宜霖添了汤
“知道啦 那我陪你一起”
“我也想尝一下甜白酒”放下了汤“啊——”

两个姑娘吃完晚饭才想起 背着装满了各种日用品和衣物的旅行包实在有些沉 于是在附近找了个有意思的旅店放下行李 休息了会 整理出小包后 又离开了
就算是养生达人 也还是偶尔会吃些宵夜的
于是段宜霖带着王嘉熹去了家离的有些远的烤铺 说是有昆明的朋友提起过 店里收拾的干净 都是铁制的四方矮桌 茶也是用铁的单耳小杯装 闻起来有些香 回甜
“不辣 对吧?”王嘉熹夹着一块烤肉问
“还好 感觉没有辣味 味道还不错”段宜霖撩起额间的乱发 拨弄到耳后 露出清晰而深刻的五官 王嘉熹隔着茶水的蒸汽 烧烤的烟看着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一伸手碰不到一样'

“好久没这么吃了”王嘉熹好像很高兴
“刚刚还说是要健康呢”段宜霖逗她
“只是偶尔呀 只是偶尔”又把烤肉夹进嘴里 咀嚼的时候腮帮子一鼓一鼓
皮 油脂和精肉的搭配总不会让人厌烦 因为腌制过有种特殊的味道 店家送了两碗莲花白煮的水 微微带些黄绿色 很清爽的滋味 就像是夏天
“我的Mury呀 这也太好吃了吧”王嘉熹拉着段宜霖的手轻轻摇晃摇晃
“也不看看谁找到的”段宜霖被王嘉熹逗笑 露出来一排上牙 眼睛弯成月钩儿 不知道是笑“我的Mury”这句 还是笑她亲近的小动作
店里养了只异瞳的白猫 坐在无人的桌上 细细啃着剔下的鱼骨 优雅极了
'这不就段宜霖本人么'王嘉熹想

有些事大概是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比如段宜霖和王嘉熹在交换姓名的时候就决定了“嘉嘉”和“Mury”这两个会叫一辈子的昵称 比如她们遇见彼此之后就再也没离开过


TBC
最近有点不顺利 希望自己好好加油
谢谢你们的❤️ 每次收到都很开心:D
更新有点慢 大家见谅

欢迎除虫

太感谢太喜欢列表里的所有太太了
在郁闷的时候看一看你们的小甜饼就会开心的.

[Markson宜嘉] 只是这样 1(双性转注意)


•双性转 请注意避雷
•依旧是 段宜霖&王嘉熹 (久雨&阳光)

1
大学的假期总是较空闲的
像王嘉熹这样在暑假第一周把所有作业疾速刷完的更是这样
于是陪了半学期没见的父母半个月后 父母用“再待在家里要长霉了 快出去走走”的理由 让王嘉熹在国内选择了个想去的地方 买了机票就准备出发
家中宽裕 父母业余时间也充足 这让王嘉熹能在欧洲和美洲的不少国家留下足印
但又有所不同 这是她第一次独自一人旅游 而且还是去从没去过的地方 以前或多或少有父母或同学相伴 大多旅行也是往国外跑 也让她对这次独自的国内旅程暗暗期待起来

目的地是在内陆的西南部的云南 王嘉熹提前做好了旅行的功课 打算去一些小城市而不是旅游胜地
放弃了多数景点 计划是在感受当地的氛围
在机场的时候 跟父母告别之后就上了飞机
起飞是在早晨的六点 所以很早就起了床 王嘉熹在起飞后不一会就睡着了 睡得安稳 醒来时已经到达昆明机场 正是早上八点半左右 从飞机窗看去 阳光还不算刺眼 被轻柔地撒在地上 天空飘着几朵云 晴朗的天气

六七月的云南 比上海的夏日要凉上许多 因为并不临海 也感受不到湿热的空气 干燥清爽的皮肤让王嘉熹心情愉悦起来
机场的出口有很多接机的人 往出口通道张望着 她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独自一人的旅行是从未有过的 让她感到新奇又没来由的担心
走到机场出口迎面吹来一阵阵风 吹散了几缕扎着的头发 她有些睁不开眼
感到后面有手拍了拍自己的肩 王嘉熹转过头去
“打扰一下 这是你的耳机吗?”开口的是一个年纪相仿的偏瘦的女孩 声音有些低 听起来舒服 五官里有种脱离现实的美妙感
愣了几秒 手才探进裤口袋里找
“啊这个好像是我的 对不起麻烦你了 谢谢你呀”
伸出来的手被有些凉意的指尖触碰到
“没事的 找到就好 下次小心一点 再见啦”她对她笑笑然后告别
“真的很感谢 再见”

'真好看啊 她'

第一餐是云南有名的过桥米线 一碗滚烫的鸡汤 一碟碟配菜 还有凉的米线
服务员很贴心的给她讲解吃法 但是有些心急的王嘉熹开始喝汤的时候还是被小烫了一下 “呼呼”的往嘴里吸气 后来学乖了 夹起米线的时候吹了吹才敢吃 米线热热的 王嘉熹吃了会脸颊就有些红晕了 还出了层薄汗
最后对着碗里找了好久鹌鹑蛋 吃下去一脸满足
“哇 真的很好吃”王嘉熹对空气呼气 还能看到一些白雾
“是吧”刚刚才混熟的服务员姐姐凑过来说
“谢谢姐 麻烦了 还给我讲好玩的地方和好吃的餐馆 一定会推荐朋友来这家尝尝的 那我就走啦 姐再见”王嘉熹背好包准备离开
“哪有 跟你这种可爱的女孩多说说话也是种享受啊 下次来也来找姐啊”一声姐让年龄都要是王嘉熹阿姨的人非常受用
王嘉熹门外看去 看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匆匆走过
追出去一看 '啊 是早上的那个女孩子'
悄悄走过去 用手指戳了一下她 虽然犹豫是不是会打扰到 但是身体已经先做出动作了
“你好呀 又见面了”


-TBC-

对不起弃了上一篇文 因为写到后面实在有些奇怪…

感觉自己有点搞不成事情OTZ 能好好弄完这篇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