怿棠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性感鲈鱼生日快乐 这是喜欢你的第二年
时间还很短 但我知道我还能继续喜欢你很久很久.

[宜嘉Markson] 只是这样 6 [⚠️双性转注意]

•段宜霖&王嘉熹
•估计还有三四篇 这个就能写完了哪


确实是一座小城 并没有多少高大的建筑
天空从混凝土的冰冷的框中逃离出来 湛蓝的 之中飘着几朵绵软的云
阵阵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 掠过皮肤 苦夏的烦躁顷刻消散
一人叼着一支棒冰 打着伞
“你的是什么味道?”
“红糖糯米的”段宜霖顿了顿“朴珍荣是?”
“啊 算是我发小吧 不知道抽什么疯就突然来这里住了小半年”
“哔”刚刚停到两人面前的车按了按喇叭

饭饱 散步过后就回了酒店
段宜霖笑着看穿着睡裙盘起发的王嘉熹研究起酒店的电视
“网络电视啊 Mary咱们来看鬼片儿!”王嘉熹邀请道
“我倒是没问题啦…”但是你?
“没问题那就看吧!”说着就按了播放键
……
“……段段 鬼走了吗?”王嘉熹用手蒙着眼睛 抱着她的手臂 整个人抖啊抖的
“嗯… 走了走了”才没呢
于是刚刚放下手想缓口气 一口气还没呼出来就电视屏幕上被放大的鬼脸堵回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整个房间被王嘉熹的叫喊声填满 还好房间隔音不错 不然怕是会被投诉的吧
“哇 太坏了! 你知道有多吓人么”王嘉熹摇晃段宜霖的手臂“我的细胞都死了好多!”*
“哈哈哈哈哈哈 我错了我错了”段宜霖也没想到她会这么怕 被王嘉熹的反应乐坏了
王嘉熹本来就是大眼睛 经过这一吓 眼睛都瞪圆了 活像只兔子 身体也还在一直抖
段宜霖看着也有点不忍心了 伸手揽过王嘉熹 揉了揉她的头发
“还看么”
“看!”死要面子活受罪“其实我一点不怕的”
“嗯嗯”信你才有鬼了
…看完之后
“不用一起睡么?”
“完全不用好么 都是成年人了 怎么会怕这种东西”
“那我睡了哦?”
“嗯嗯嗯你赶紧睡吧晚安好梦”

“Mary? 段段? 段宜霖?”王嘉熹听到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轻轻叫了几声
没人回应
“真的睡了啊…”王嘉熹嘟囔

第二天四五点天快亮的时候 王嘉熹才顶着两个黑眼圈睡下了 旁边一直装睡的段宜霖放下心来 也顶着两个黑眼圈入了梦乡
第二天中午看到两个仿佛身体被掏空的人
朴珍荣:???
“你们昨晚干啥去啦 这么憔悴?”
“没什么”异口同声
朴珍荣:???

*参考got7ing
TBC
依旧是字数很少的一篇更新 请见谅
谢谢一直给我心和粉丝的可爱妹子们 有你们才能写下去这个小故事

[宜嘉Markson] 只是这样 5 [⚠️双性转注意]

•依旧是 段宜霖&王嘉熹 双性转注意
•珍荣出没
•这篇字数贼少见谅

火车略微摇晃着 驶过一个又一个隧道
“Mury 为什么有这么多隧道啊”
“因为山多啊“
“哦哦… ”
“云南的花开的很好 连铁道两边都开的很繁盛”
“真好啊”
“是啊“能相遇也真好

在爬完西山后的第二天 两位就准备往新的城市走了
“去哪里呢?”
“不知道啊 喜欢哪个名字呢”
“嗯… 那就 蒙自?”
“… 好啊”
老板娘给两个姑娘减了不少住宿费用 让她们挺不好意思的
“你们俩 以后常来看看我就好了 我好久好久没遇到过像你们一样又漂亮又惹人爱的姑娘啦 儿子国外工作也忙 很少来看我 这家店生意也冷清 你们俩来才给我带来点生气啊”
最后留下了老板娘的电话 约好了旅游完后再一起来看她

沿途一路多是山 青绿的一片让两位习惯钢筋水泥森林的感到一阵轻松 车内人很少 所以 火车的声音格外清晰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为什么想去那里?”
“有个熟人在那里 会方便旅游一点 叫他把电动借我们 我带你去兜风”女孩说起这个有点开心 面目里洋溢张扬的气息 像幼狮
“好啊” 段宜霖笑起来 眼尾弯弯的 后来才想起来diss一句 “不要等翻车了 两个人约着一起躺医院去”
“不会好吗 我机车都骑过多少年了”
……

终于是到了
下了火车迎面就是烈日 刺得人睁不开眼
“喂喂 朴狗? 你在哪呢 我们到啦” 站在站台阴影处打着电话
对面交代完接人的地点 两个人就急匆匆奔过去了
“咚” 王嘉熹把自己暴力的砸进座位里
“爽”
“哇 王狗 这刚买的车啊” 前面握着方向盘的人装模作样捂了捂心脏
“你可得了吧 别在我段段面前装可怜 好像真的在欺负你一样”
“是了是了 都忘记问了 这位是?”
“啊 我叫段宜霖 是…”
“是我女朋友” 王嘉熹笑眯眯搂住段宜霖的一只手
“…信了” 朴珍荣瘪了瘪嘴 “我是朴珍荣 是王嘉熹她哥” 伸出手去想和段宜霖握手
“才有鬼了 也不知道谁小时候总跟我后面嘉姐嘉姐的喊 谁被欺负了跑过来哭鼻子叫我给他出气” 王嘉熹一下子把朴珍荣的手打掉
段宜霖笑了笑
“哇 这么小气吗” 朴珍荣揉揉被拍红的手 “小时候那些小事又被你拿来念叨了 不就大我几个月嘛 看把你能的”
“我先送你们到酒店吧 放了行李休息一会”


TBC
好久没发文了 OTZ 抱歉各位关注过我的仙女 久等了
这篇有点混乱见谅

天啊… 为太太爆灯打call 太可爱了:D!.

只是这样 [小番外] [双性转注意]

•段宜霖&王嘉熹
•两个人毕业以后

门外传来有些凌乱的高跟鞋碰地的声音
在厨房里忙碌的人刚把菜做好就匆匆跑到门廊迎接她
钥匙打开门后 屋里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重重抱住
“Mary 我想你了…”夹着鼻音 拖音很长 话语间没有什么力度 轻飘飘的
她的小太阳是累了 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明明已入秋 好像还是出了些汗 身上热热的
“乖 先把鞋脱了”段宜霖轻声慢语地哄着
等她把高跟鞋甩下 段宜霖一手搂着腰一手托起臀就抱起来 放到沙发里
一看才觉得不对劲 王嘉熹苍白着脸但又有点不正常的红晕 攒着原本漂亮的眉
“难受…”很哑的声音
段宜霖暗想“糟了” 立马用额头去试王嘉熹体温 果然烫得很 急忙跑去储物室里拿了温度计给量体温
还好只是低烧 赶忙拿了退烧药感冒药等等等等大包小包
让她就着热水把药喝下去 段宜霖才松口气 给王嘉熹拿了厚的家居服和拖鞋让她换上
看到她脚边被鞋蹭出的皮和渗出的血丝 又去拿了创口贴 给她贴上
看王嘉熹虚弱又狼狈的模样 别提多心疼了
段宜霖忙完倒是出了身汗 坐在沙发上把王嘉熹圈住 捂着她冰凉的双手
一开始还被推开了 怕传染给她 后来实在没力气也忸不过段宜霖 王嘉熹也就随她去了
'因为真的很暖和…'
“嘎嘎 有没有胃口啊?想吃点什么?”
“不知道…”
“啊对今天刚好煨了米汤 喝一点吧?”
“嗯”和哄小孩儿似的
发烧的时候就格外安静了 乖乖的躺在沙发上端着有点烫的米汤小口小口地喝着
“明天请假吧”这次没有再问 是个陈述句
王嘉熹想了一下 大概是没有什么落下的工作 就点了点头
“Mary 你去客房睡”这也是个陈述句 但是
“不要 我身体可好了 不会传染的”
……
终于是到了晚上 段宜霖照着月光看王嘉熹
“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现在又没办法在你身边”
“不会再让你担心啦…”
“公司不好就退了 还有其他更好的公司等着你呢”
“我知道的”
“睡吧 我的女孩”
“嗯”

[宜嘉Markson] 只是这样 4 [双性转注意⚠️]

•依旧是宜嘉双性转
•很漫长的一篇(主要我太懒
•段宜霖&王嘉熹


昨天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在身旁人发出的浅淡的香味里醒来
早晨六点 窗外刚日出 一切温暖而明亮
落地窗框出广阔的天空 云南的天色是和沿海不一样的 非常美的天蓝色 空中几乎没有云 似是个出游的好天气
“Mury 起床了…”轻轻拍了下正熟睡的段宜霖 声音也放软 细细柔柔的“差不多要出去吃早餐了…”
“…嗯… 嘎嘎…”段宜霖醒过来 意识有些模糊 嘉嘉变成嘎嘎 带着王嘉熹家那边的味道
段宜霖一把搂住王嘉熹的腰 往自己怀里拖“再多睡五分钟”像是上课日里赖床不起的小孩
“…好”大概是清晨第一撩 肌肤隔着轻薄的睡裙相贴 可以感受到身后的人的呼吸和心跳声 王嘉熹整个人彻底清醒了
用了会手机 看了看段宜霖熟睡的样子没忍心叫 在挣扎中过了二十分钟 终于是下定决心叫她起来 手还没碰到呢
段宜霖突然笑起来“嘎嘎 我醒着”

早餐在旅店吃的 热情的年迈的老板娘拉着两个小姑娘在店里吃饭 做的小锅米线 有些烫口 因为腌菜和番茄丁 是酸辣的味道 还有些卤菜 也做的很好 三个人聊着天也就吃完了早餐
询问了老板娘公交的线路和需要注意的事之后 算是踏上了今日的旅程
西山下是滇池 可以看到零星的鸥 水波荡到岸边 有一丝不大好闻的气味
“我们那时候滇池可不这样呢 夏天也不热 风和湖波一样清清凉凉 都很漂亮”老板娘说起滇池
从滇池坐缆车到达西山 一路上风景不错 在滇池上方的时候可以看到几只飞着的鸥鹭 还可以看到滇池的样貌 滇池远看的时候真是不错的
但到达西山脚下的时候 有些恐高的王嘉熹就没有多余的精力欣赏风景了 一路上紧紧攥着段宜霖的手臂 尤其当运行到支撑柱时 缆车会抖动一下 吓得王嘉尔开始“Mury啊 段段啊 我宜…”叫个人千百种花样还有点颤音 段宜霖要被笑呛了
总算是到了西山上 王嘉熹腿软了 段宜恩多了个红色手掌纹身

山上的风很足 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 空气也清新 看了下线路 景区里有一些庙宇 段宜霖对那不太感兴趣 但王嘉熹是个有些相信神鬼的人
她说:“段段 我们还是去一趟吧”两天相处下来 段宜霖发现王嘉尔撒娇的时候就喜欢叫她段段 音也不大准 像是“团” 有点可爱
“但是有一个索道只有铁栏护着 敢坐吗?”
“…能不能不坐…”
“那就爬山吧”说到行动力 段宜霖可以说是很棒了 即说即做丝毫不拖拉
不包括在之后的慢慢长长岁月里她躺在王嘉熹膝头晒太阳的时光 那时候就常把和朋友们约好的午后活动拖过个把小时了

早晨阳光正正好 暖和的不行 两个人一人手拿着一支煮熟的苞米棒 边啃着边爬山去了 苞米还是香糯的 又清甜
一路上有很多零星的小庙 王嘉熹一座都不愿落下 安安静静的走进去 虔诚地许愿 在缕缕香火中拜佛 又磕头
有三个愿 第一许给家人 第二许给对自己有恩的人
第三愿 希望身边那个姑娘和自己一切都好
每次求佛时段宜霖总站在旁边 静静看着王嘉熹 她不知道佛的规矩 也不敢贸然打扰
安安静静的王嘉熹是不一样的 有种温柔的距离的美 段宜霖只能观望
所以段宜霖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她
'太远了'

大庙人气足些 段宜霖才和王嘉熹小聊了一会 因为正殿人多 段宜霖就近走了走 看到一个老僧正朝她走来 带着很和蔼的笑容 站定在段宜霖面前 开口“施主不要担心 会越来越靠近的 正如她所愿 未来一切都很好”说完就走开了“施主保重”
一开始段宜霖有些迷惑 过会才反应过来 立即去正殿往功德箱里放了些纸币
'心诚则灵'即使段宜霖也听说过这样的话
刚刚拜完的王嘉熹看着段宜霖有点懵
'不是不信的?'

山还是高的 即使坐了缆车到半山上 但走到山峰两个人还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风景真好…”从这里看得到昆明市临湖地区的全貌 滇池被各种各样的楼房环抱 阳光洒在湖面 波光粼粼


TBC
这是修改过的第四篇
谢谢各位仙女的推荐、粉丝.评论和心

最近有点忙 周末就会更新啦.

全团全部圈了一遍来刷cp这种事情是应该的?
我嘎这次真的做得对 别以为cp火就可以上天了
虽然我也是宜嘉 但是这次不愧是太过分了
以前读粉丝评论读到Ms forever的时候嘎嘎也说过
“请爱我们全部人”类似的话
真正爱就不要把他爱的人和他分离
别丧啦 这是团魂啊
只要他们还在彼此身边 不管发生了什么 我也还会跟着他们一起走 还是会喜欢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气氛.

[宜嘉Markson]拥抱你

乱七八糟的一篇 就当是520的贺文了吧 希望你们能看得开心


王嘉尔是个坚强的人
曾经一个人漂洋过海 来到离家很远的地方

遇到很多陌生人 后来都变成了熟人

在那个地方 第一天遇到了穿着黑色衣服 清瘦的人 他对王嘉尔来说是很特别的
“Marky”
“嘎嘎”他用王嘉尔的家乡话叫他 起初觉得有家的味道 后来 大概他也是家了
遇到很多困难 后来都成了路程上一股顺风
“嘎嘎 JJP出道了 以后怎么办呢”
“Marky 认真去做总会好的”
……
“Jackson 决定出道了啊! 我们一起!”那是刚被公司通知到的段宜恩抱住王嘉尔
“说过的吧 总会好的”他笑

他很坚强 但不是不会难过

刚从美国回来的段宜恩一踏进凌晨的宿舍就看到下床的被子缝隙里透出点点光亮 又在他故意的脚步声后突然不见了
走过去掀开他的被子 肯定又在翻恶评了
拿过装睡的人手边的手机 放在很远的地方
“干什么啊…”
“你才是干什么 明天还有活动 想在活动上打不起精神打瞌睡么?”段宜恩有些生气 语气不太好
“…”王嘉尔没说话 别过身用被子盖住了头 把自己捂起来了
段宜恩还是气 也没说什么 摆好行李后就直接去洗漱了
等段宜恩洗漱完要进房间时 看到王嘉尔盯着上床的床板 虽然房间里没有灯光和窗户 他的眼睛却亮亮的 段宜恩没由来的心疼
王嘉尔看到他 一下子又钻进被子里了
走过去躺在他的床上 抱住了王嘉尔
他的puppy气还没消呢 挣扎了半天
“干嘛呀…我要睡觉了 快点放手”
“不放不放 嘉嘉 我错了 不该凶你的”段宜恩紧紧抱住王嘉尔的腰身 把头放在他的颈窝里蹭蹭蹭 撒娇一样的
“…你好烦…”天知道王嘉尔最受不了这样
“别再看恶评了 我会心疼的”突然 段宜恩很严肃地说了一句
王嘉尔被说的有点委屈:“我才是难受那一个吧”
“我是因为你因为不值得的人难过才心疼”
用力把王嘉尔的肩扳过来
刚想说什么但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一吻结束 王嘉尔不敢和看着自己的段宜恩对视 谁知道脸会不会更红些呢 把头埋在对方的肩窝中 闷闷地说:“我放不下的”
“但是现在没这么在意了 不是很难过了”
“而且不是还有你们吗”
“别担心我 都多大的人了”
“快睡觉吧 好晚了 困”
“你也知道困啊”听王嘉尔连蹦出一大堆话 段宜恩笑笑 揉了揉人的头发

“睡吧 别再想了”
过了很久 旁边的人小小声说了句:“Marky 谢谢你”
“谢什么谢 还不是因为太爱你”
“……我也爱你啦…”

其实两个大男孩挤在一张小床上真是够呛
但是那一天 两人怎么睡下就怎么起来的
段宜恩醒来的时候 王嘉尔正摆弄着他的手
“Marky 要起床了啊 别赖床 准备去活动了”
段宜恩撤开他的手 紧紧抱住王嘉尔 紧紧的 可以感受到彼此胸膛的起伏 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时喷出的热气
又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
“早安 嘎嘎”

END
想让老段代替我们给嘎嘎一个拥抱 那种紧紧的拥抱 告诉他 别难过还有我们
告诉他 他是最好的
庆幸还好在他伤心的时候 身旁最重要的人都还在 都保护他爱他
世界上最阳光的小太阳 不要因为照不到阴影而自责了 我们会心疼的
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

[宜嘉Markson] 初雪

•一发完 宜嘉的一天


冬天
本不是很暖和的北方 纷纷扬扬下起雪来 今天是特别的 初雪的日子
正好是周末 但因为段宜恩接手了新案子正准备相关材料 已经到了夜里 王嘉尔也是一个人窝在家中的沙发里盯着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对着键盘敲敲打打 虽然在家里 但却穿着一身便装
王嘉尔坐倦了 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
透过落地窗能将外面的雪花看得清晰 街道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都下起雪了 街上好热闹'
桌子摆着两张电影票 是最近上映的温情电影 段宜恩好像挺感兴趣
'能在开场之前回来么? 早知道直接送给餐馆里帮忙的那位刚恋爱的女孩子就好了 今天票可不太好抢啊'

王嘉尔经营着一家餐馆 每天会选择早晨或深夜其中任一一个时段卖一些简单的小食 而中午和晚上则做些私房菜 每个时段最多七桌 都是王嘉尔掌勺 因为厨艺高超而俘获了一大批食客的心
而段宜恩则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 每一次的辩护费和代理费都高到惊人 但工作态度也认真严谨到了极致 庭辩风格干净利落 思绪缜密

两人在一起有很久了 也不是天天黏在一起的时候了 但王嘉尔还是期待着今天和段宜恩的约会
'虽然没特别说 但是他知道的吧 今天是初雪' 是初见时候的天气啊
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Marky 回来啦”王嘉尔跑到门口迎接来人“我们…”
一小点的埋怨和约会的邀请在看到刚到家的人眼底的疲惫后被一并吞下了肚 王嘉尔悄悄把刚刚拿起的票塞到风衣的口袋
“吃饭了吗?没吃我做给……你?”转移着话题 却在下一秒被段宜恩抱住 手在王嘉尔的风衣口袋里摸索 然后拿出了那两张票
“我不累的 和我出去约会吧 嘎嘎”温热的气息在耳边呼出 王嘉熹听见段宜恩这么说“对不起 这个案子有些麻烦 回晚了 但是今天是初雪啊”
来到北京这么些年 段宜恩的台湾腔早就被磨成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只有叫王嘉尔的时候 还会叫“嘎嘎” 王嘉尔一直喜欢他的叫法 有种家的感觉
“哪有什么对不起的”小心思被段宜恩看穿 王嘉尔也不矫情“那饭就看完电影回家吃”
“好好 都听你的”
“你得换一身暖和衣服 鼻子都冻红了”

拿出一条毛巾“头发都湿了 快擦擦”

等到段宜恩换好衣服后 给他围了条围巾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到了电影院还有半小时才开始放映 两个人去一层的饮品店买了饮料 又买了桶芝士味的米花球
段宜恩脸小 蓬松的头发和厚厚的围巾裹的都要看不见脸了 王嘉尔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发 两人对视着笑了
终于进了场 王嘉尔之前订到了好位置 最后一排的正中 小孩儿挺高兴 抱着他热乎乎的芝士奶盖小口小口嘬着
电影正播着 王嘉尔轻轻戳了戳段宜恩 两个人的手在米花桶下面十指交握
'这么多年了怎么就这点出息'王嘉尔暗骂自己已经红通了的脸
“嘎嘎 手太冷了 要多吃点”段宜恩凑过来说
王嘉尔贫血 一年四季手都冰凉
“我知道的 不是比之前好很多么”两个人说着贴近的悄悄话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 这么像小太阳的人手怎么这么冷”段宜恩的手很暖 捂着王嘉尔的手

“因为会遇见你”

后来回到家之后
段宜恩过去搂住正在做菜的王嘉尔
听着对方抱怨“正做饭呢干嘛呢 不想吃饭啦?”
慢慢开口:“谢谢你 一直以来”
王嘉尔拿调味料的手顿了下 转过头说:“也谢谢你 一直以来”

两人交换了一个轻吻

很多年前 初雪的夜里
刚刚因为庭辩失败被上司骂了一通的段宜恩淋着雪跑进众街道里不起眼的一家挂着木质牌匾的餐馆
'那种人怎么可能让人帮他做辩护啊 那种社会的残渣'刚入职的段律师今天心情差极了
匆匆扫了一眼菜单
“一碗排骨汤和一碗米饭”
“请稍等”开口的是人有一副好听的烟嗓 不过被饥饿和寒冷制服的段宜恩并没有在意这些事

“客人拿着毛巾去擦擦吧 头发都湿透了”

“真不好意思麻烦了”

“没关系的”

很快上来了一大碗装的满满的山药排骨汤 一碟散着热气的炒肉 和一碗米饭
老板拥有双明亮的眼睛 但感觉少了些神采 笑着对他说:“你给今天开张了 炒菜是送的”
“啊 那真是谢谢了”
迫不及待地开始吃饭 饥饿的胃渐渐感到满足 寒冷也被驱走了
“真的很好吃 谢谢你”把所有的菜饭一扫而光的段宜恩对店主说
“谢谢你这么说啊 这里刚起步 都没人来吃”小老板脸上飘起笑容 眼睛也有了精神 但又小叹了口气“北京竞争太大啦…”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 关于工作 也关于模糊的未来
正准备付钱的时候 尴尬的事发生了“怎么办我忘带钱包 手机也忘在办公室了 你能不能等一下我跑回去拿”段宜恩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尤其是这个送了自己一盘菜的可爱的餐馆小老板
“这么冷的天 不用啦 就当是我请客的就好 反正也没有多少钱 我刚好也要吃饭了 刚刚给你的菜都是从我晚饭里分的”王嘉尔脸不红心不跳撒着谎“不然我们交个朋友吧 以后你就请我吃饭就好啦”
小老板伸出手:“王嘉尔 你也可以叫我嘉嘉 这家店的老板”
这下段宜恩也不好拒绝了:“好吧 那我下次也请你吃饭 我是段宜恩 一个小律师”
两个人的手相握
'他的手真凉'
'他的手好暖和'

END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D